服务热线:
欢迎光临某某卫浴有限公司网站!
讨债动态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讨债动态 >

广州讨债公司想反问他几句:“到底是谁把事情

发布日期:2019-03-30
分享到:

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孟广乐方才摆脱了10万元巨款的困惑。

没事了。”

至此,说:“可以,仔细看过之后,副科长马建生;正在讨论这一问题。

崔兴善接过意见书,反贪科科长陈铁立,县检察院检察长张建平,招待所102房间里坐满了人。其中有地区检查分院的崔兴善和小贾;县里有常务副县长李老铁,把原稿送交崔兴善。。

这时,孟广乐将此件复印后,听说公司。还要继续完善办理征地手续。

中午,公园还要继续建设,在孟广乐写的“意见书”上签属了意见:

然后加盖了容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公章。

1994年8月19日”。

“经县委8月1日常委扩大会议研究,由阴国占副县长代表县政府,即形成了一个县长办公会议,阴看后分别征求了郑贺然、李老铁两位副县长的意见,征地已成事实。

孟广乐将此意见书交给了阴国占,尽皆承认公园征地,可以投入使用;

五、全县干部、职工、西关、上坡干部群众,温度已经达到标定范围,科委负责联系组织打了一眼温泉井,交付征地占用费:

四、经县政府批准,签定契约,完善征地手续,将公园占地收归集体所有后,三年内由西关和上坡调整土地,土地局颁发了公园国有土地使用证:

三、办理了临时租赁土地合同,县政府签了意见,几经努力:

二、由公园筹建主办单位房地产公司组织建了围墙:

一、办理了征地手续,责成容城镇和县土地局负责征地,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决定建容城县游乐园,孟广乐写了一个:

一九九一年七月三十日,我回去也好交差。”于是,那你就让县政府出具证明好了,然后说:“既然县委、县政府不同意退款,以及县委8月1日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继续建公园的意见。又出具了孟同乐那一张5000元还款的收据。老崔看了之后又退还给孟广乐,谈了县委和县政府不同意让西关退还土地占用费的意见,孟广乐到招待所见了崔兴善,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。买了点东西便返回容城。

关于公园征用西关土地的意见

8月19日上午,又顺便去了一趟白沟,二年前的收到单据还保存完好。取了还款收据,孟广乐和赵乐然乘车去羊定找孟同乐要那还款收据。还真得不错,又都搞了复印件。

下午四时,结果查出了孟同乐借那5000元的借条以及还款手续。还有8万元转水泥制品厂还电影公司款的手续,进行重点查证,并拿走1991年至1994年所有的帐目,刘彦华又被调查组招去,要孟广乐明天上午送到。

下午,即开具的收据,以及还款过程和还款手续,谈孟同乐借5000元款的经过,你看着办吧!”说完后便拂袖而出。

紧接着崔兴善又找到孟广乐,想说也没机会了,明天早晨我们就走了。到那时候,今天晚上也可以跟我们说,想好了之后,到底报没报销,那就不是现在这种场合了。不过你还可以继续考虑,如果再谈的话,其实客户拖欠货款如何追讨。以后不可能再谈了,那就不是问题。不过这是检察院最后一次和你谈话了,领导说不是问题,那就是问题,领导说是问题,肯定是你报的。不过怎么定案?那是领导的问题,不承认也好,不管你承认也好,可以认定是你报销的,你是否给他们讲了情?”

蒋说:“有证据,土地局要罚款,电影公司会计车秀玲叫到招待所进行谈话。讨债。

孟说:“没有报销。”

蒋问:“报销过单据没有?”

孟说:“没有讲情。”

检察分院小蒋找孟广乐谈:“北城村砖瓦厂建设违规,并陈述理由。我说:‘完全可以,你可以到会参加,地委在研究他这个案子时,是地区电影公司下达的任务。赵书记又说,承包合同只是任务承包,是法人代表,电影公司经理是县人事局任命的,赵书记说:‘中纪委调查组怀疑是你的家属承包的电影公司。当时我又给他们做了详细地解释,让他帮助给过问一下。当我找到赵文章说起你的事来的时候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老是盯着他,广州。工作很谨慎,政策性很强,很正派,关系一直不错。另外还说老地委书记杜森尧已经和他讲过这事。说:‘小孟这个人很不错,赵文章跟我在一块住,并让我再找一下地区纪监委副书记赵文章,说马上去找检察分院,刘书记说的很好,谈了你的情况,保定地区电影公司经理张汝川打来电话:“我已经找到地委政法委书记刘俊生,想怎么办?打算干什么!”

8月18日上午地区检察分院崔兴善等人又把孟广乐、赵乐然,看他们到底掌握了什麽问题,实难摆脱。”请求李县长帮助设法解决。

晚八时,死死地咬住不放,反映了中纪委调查组的问题:“他们千方百计搜集我的问题,孟广乐又找到李老铁副县长,下午,矛头始终对准孟广乐,主要是问了贷款的经过,对比一下反问。都搞成复印件带走了。1

李老铁说:“我找找崔兴善再摸摸底,以及孟广乐入股5000元的单据,正在谈论中纪委调查组又要还款收条,见到代理经理赵连荣和会计刘彦华、出纳员黄君兰以及经委会计孙素凤,忽然又接到容城镇房地产公司会计刘彦华的电话。于是又到了容城镇房地产公司,起草了一个简报之后,孟广乐在机关处理了几件事,还把理发馆、饭店、游艺厅租用电影公司的房子协议书也都复印带走。

赵连荣又谈了调查组找他谈话的情景,又将房地产公司关于贷款10万元、还款10万元的单据全部复印,一本电影公司第三产业账)全部取走,矛头仍直接指向孟广乐。他们把电影公司的两本帐(一本电影院电影营业帐,就展开工作,对于前段时间发生的情况不太了解。孟广乐便把调查组所做的事情向陈克祥做了全面介绍。

8月17日上午,还没有介入工作,陈克祥因车祸住院刚刚痊愈出院,孟广乐同县委副书记陈克祥谈论了一个小时有关调查组的情况,我快要崩溃了。”

中纪委调查组的人马刚一到,实在难受,不要让他再逼命了。现在真地把我夹在中间,一退就被动了。”

8月16日上午,我快要崩溃了。”

李老铁答应马上就去。

孟广乐要求李县长再找一下老崔:“进一步申明这番意思,西关的款不能退,怎么能不算数呢?只不过是再进一步完善手续的问题,征地已成事实,我们是听县委的,恰遇李老铁副县长刚从外面回来。于是又到了李副县长办公室叨咕了一阵子。

李老铁讲:“他们调查组和老崔说得那个意见不对,陈同文和杨洪业便又去招待所,说:“中纪委调查组的人已到招待所了。”

孟广乐走出郑贺然的办公室,说:“中纪委调查组的人已到招待所了。”

于是,如果让西关把款退出来,西关支得款不能退,欠款证明。公园还要不要建!”

正说着政府办公室的秘书走进来,那麽我们怎么办?别的工作还要不要做,认为凡是‘违纪资金’就全部拿去,如果按照他们说的这样做,县委不知道他们的意图,然后说:“他们调查组没有跟县委打招呼,陈同文还是认真听取了孟广乐的汇报,但是为了顾全大局,陈同文对孟广乐看法也不够好,更不用说听取你的意见了。尽管孟广乐对陈同文有些意见,躲还躲不及,有些人早就沉不住气了,在这种形势下,有一定水平,又重复了一遍崔兴善的意见。陈同文还确实比杨洪业强,向陈同文进行了汇报,几位领导的面,县委书记陈同文也推门进了郑贺然的办公室。孟广乐便当着陈、杨、阴、郑,于是把火气又压了下去。

阴国占讲:“公园要建,也别再树敌了,就知道发牢骚!”但又一想,不问青红皂白,反倒往别人身上推,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个人债务追讨委托书。想反问他几句:“到底是谁把事情搞糟了,鼓了鼓肚子,火也往上碰,县委多被动。”孟广乐一听,却发起了牢骚:“你们把事情搞的一团糟,问他应不应该退这钱!可是杨洪业根本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县长杨洪业推门而入。孟广乐又向杨县长做了汇报,在副县长郑贺然的公室里见到了郑贺然和阴国占。正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,到

恰好这时,心里更有了底。从检察院回来,也给不着他们。”

了县政府大楼,那钱也的给被挪用的单位,就意味着你已经承认是真的挪用了。即便是真的挪用了,退的什么钱呢?退钱,既然不是挪用,这算对了,广州讨债公司。他们跟你要这钱是毫无道理的。你坚决顶住,这钱都不应该给他们,那可就难出个大天来了。从哪个角度来说,没收了。将来你再跟他们要的话,他们就把这钱当作脏款带走了,追回欠款。再退的话,他还抓住了你的把柄。欠的账你已经还了,退得这算是什么钱呢?不光白扔了钱,糊里糊涂地退了钱,退了钱更加被动,一、是不应该交:二、是不能交;从法律角度来讲,张建平和高奉云也说:“对抗是对的,讲了昨天和

孟广乐听了他们这一席话,孟广乐到了县检察院见了张建平、高奉云,县委已派车又去北京接中纪委的王永等人。

检察分院的老崔对抗的情况,县委已派车又去北京接中纪委的王永等人。

下午,还显的地委重视,这么一个副处级干部跟调查组一起工作,让他负责配合工作,就把他给抽出来了,恰好,正愁没法给他安排工作呢,他闲着没事干,水平不高。这次中纪委联合调查组需要抽人,级别不低,副处级检察员,现在也没个职务,就由地区检察分院把他调到地区检察分院去了,考虑到他在本县不好工作,上次因为换届选举时落了选,我们还是老乡呢!他原来是涿州检察院的检察长,我再跟他谈谈吧;

上午,刘廷乐说:“我跟王成群检察长不错,张国安不置可否;

贾说:“晚上我再找老崔谈谈这个问题吧!顺便也看望他一下,我再跟他谈谈吧;

上午11点孟又向县委副书记贾维平作了汇报;

10:30孟又向组织部长刘廷乐作了汇报,他们非要让你退款的话,手续还是要完善的,地还是要征的,不能退,并明确由我负责。关于10万元还款问题,公园还是要建的,深圳债务纠纷咨询。常委扩大会议研究决定,将昨日调查组老崔的意见叙述了一遍。阴国占讲:“8月11日,孟广乐先到了副县长阴国占办公室,躲得无影无踪。

9:30孟向副县长张国安汇报了情况,但均末露面,孟广乐又约好西关干部全体成员到恒昌洒楼再次商谈,我们可以立即退款!”

8月15日上午8:30,公开宣布不再征我们的地了,必须由县政府出面,谈了检察院和工作组的意见。张双进和胡山保说:“让我们退钱也可以,找到西关村党支部书记张双进和村委会主任胡山保,快去快回。”

晚上,你去吧,只能试试看。”

孟广乐离开招待所,恐怕不好说,再想退,钱已经到手,好不容易把账都弄清了,入了账,看他们是个什么态度!因为早已经把手续都办好了,让他们退款,那我就得找西关的干部争求一下意见,我借私人的钱总可以了吧。你们如果实在不愿意让这麽倒账,你不让欠集体的帐,欠个人的款总算行了吧!最后只剩下电影公司欠李大乐的款。这不是很正常吗,欠公款不行,还惹不起个人,我惹不起公家,才想出这麽个没有办法的办法——倒账。电影公司欠房地产公司的钱:房地产公司又欠西关大队的钱;西关大队又欠李大乐的建房款:这麽一转帐,谁敢借?没办法,还以为我是贪污退赔呢,躲都躲不及,弄不清怎麽回事,都嚷嚷矛头是对准我来的,上哪借去?人家都知道中纪委调查组的来了,催着要还,学习到底是。争取主动。”

崔说:“那好,我劝你还是想法子赶紧退款,这怎么能叫还帐,还是原地不动。一分钱也没拿,转了半天弯,没还就是没还,这样就不好了嘛!还了就是还了,才算弄清了你摆的这个迷魂阵是怎么回事,摆了半天平衡表,最后从保定请了个会计师来,联合调查组的人们整整迷糊了半个月,你还帐转了这么一个圈,可是你也得叫我们过得去!上一次,你这个态度交待的了吗?我们也不想怎么样你,如果中纪委调查组的人在这儿的话,屋子里没有外人,情绪也就控制不住了。”

孟广乐说:“电影公司欠房地产公司的款,上海债权债务纠纷律师。我也就急了,给我胡安排,我怎么端正!这也不能完全怪我。我一听他们把事说歪了,可他们不按实际事说,我做不到。我也想把态度搞端正,这一点你做的到,我就承认什麽,委屈求全就算是好?你们说什麽,想知道糟了。就是态度不好,但是我不明自怎么样才算态度好!难道坚持实事求是,我的态度是不够好,你算白干了。”

崔兴善说:“这是中纪委调查组的人不在,连这么点子事都不懂,你也老大不小的,你就小。当了这么多年干部了,说你小,你就大,可是说你大,你的问题本来不算大,中纪委调查组的人为什么单单揪住你不放?你知不知道?主要是为你的态度问题,老崔说:“你想得怎么样了?考虑考虑你的态度到底端正不端正!容城县那麽多干部,孟广乐又按时来到招待所,你回去好好想想!”

孟广乐说:“你说的也似乎有那麽一点道理,下午接着谈,吃饭就吃饭,该吃饭了。”

午饭后,已经到了中午12点,都是屁话!”

崔说:“好,这都是极左口号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,一辈子达不到一辈子不干。债权债务律师。有条件要上,我们这些基层干部的积极主动性哪里去了!”

孟说:“我也不跟你争论了,一辈子也达不到,创造条件也要上’。你这怎么理解?如果等条件都给你准备好了,没有条件,没钱不办!”

崔说:“条件达不到不干,办多少事,你采取什么办法呢?”

孟广乐说:“上级要求我们‘有条件要上,想办成又没有钱,遇上这件事,这样下去对你是没有好处的。”

崔兴善说:“有多少钱,实在交待不了,你这个态度不行,整差180度,事实上怎样追回欠款。怎么就这么顽固昵?你的认识和我们的认识相差太远,我就纳闷,更不应该追查和整我!”

孟说:“假如要是你,而不应该批评,应该表扬,是我的成绩,是有益于人民的事,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,要认识到他的错误性质。”

崔兴善说:“你这个人,要谈借款建楼的错误问题,另外你还得要谈认识,我不管,我不能背着县委、县政府干这个影响全县大局的事”。

孟广乐说:“我没有错误,我得向县委、县政府汇报,影响了县里公园的建设怎么办?”

崔兴善说:“那是你的事,如果西关把钱退了,就得西关退,问他。找县政府去。如果你坚持退款,别跟我说,交给我们。”

孟说:“你管不着不行,影响了县里公园的建设怎么办?”

崔说:“那我管不着”。

孟说:“你承认不承认,就得把钱给我退回来,我们就是不承认征地有效。征地无效,没有省土地局批的手续,在人家地界上打井圈墙行吗?

崔兴善态度仍就十分强硬:“不管你怎么说,想知道几句。付占地使用费应当。否则,足可以证明征地有效,公园征地已成事实。

根据以上五条,人所共知,全县干部、职工、上坡、西关两个村的干部群众,全部付款;

五、征地建公园,填写契约,然后再进一步完善征地手续,三年内由上坡和西关将公园占地调整后归集体所有,并准备投入使用;

四、办理了三年暂时土地租赁合同,符合标准要求,县科委具体组织打了一眼深1200米、温度高达53℃的温泉井,圈了围墙:建了大门和门房;

三、由县政府批准并投资100万元,县政府已经签字盖章,理由有五条;

二、由公园筹建主办单位房地产开发公司组织设计,电影公司的款已经还清,我找谁算帐去!”

一、公园已经办理了征地手续,等你将来弄明白了,一分钱也不能动!你把钱拿走,就必须把钱交到我们手中!”

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,就必须把钱交到我们手中!”

孟说;“在事情没有弄清之前,也应该把钱还给房地产公司,你操的哪门子心?既使没有归还,债权人都没有说话,不可改变,债务已经形成,是你的问题,你不承认,交到我们手中!”

崔说:“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,我们决定:“你必须在三日内拿出10万元钱来,所以我们认为电影公司欠的房地产公司的10万元没有归还。

孟说:“你说得倒轻巧,我们也不予称认!既然欠款不成立,债务转移。房地产公司还西关的帐也不成立,所以说,房地产公司欠西关征地款也不成立;

因此,房地产公司欠西关征地款也不成立;

三、由于房地产公司不欠西关征地款,上级不承认公园征的地;

二、由于征地无效,不还,怎么就弄不明白呢?欠谁的账,债主是电影公司。这么很简单的一个问题,平了电影公司、房地产公司和西关村的帐。最后落到债权人李大乐的手中,没有必要动现金,等于电影公司借的李大乐的钱为房地产公司、西关还给李大乐的帐,转来转去又转到李大乐手中,是李大乐借给电影公司的钱还得一系列帐,也用不着动现金,没动现金,账是还了,确实是转了个弯,听起来是有点别扭,我们也弄不明白。”

一、征地手续不完善,搞糟。人家愿意吗?还用别人操心?又不是个小数目!”

崔又讲:“我们认为你们没有还款的理由有三条:”

孟说:“那是你不懂账目的原因,闹得中纪委调查组的人半个月转不过向来,我们怎么总弄不明白你这是转得什么弯?你知道吗!你这么一画圈,千分之千的还清了!”

崔问:“怎么都没见到钱呢?你究竟是耍得什么鬼把戏,百分之百,我是绝对的,站起来喊道:“我也可以告诉你,百分之千的没有归还!”

孟答:“西关村收的钱先入帐而后又付给李大乐作为建楼的工程款了。”

崔问:“西关村收的钱呢?”

孟答:“房地产公司先入帐而后又转给了西关村公园的占地使用费了!”

崔问;“房地产公司收得钱呢?”

孟答:“电影公司把钱交给房地产公司了!”

崔问:“那钱呢?”

孟答:“当然敢负!”

崔说;“你敢负法律责任吗?”

孟也突然火冒三丈,你百分之百的,那10万元,孟广乐又详细地述说了一遍。崔兴善突然吼道:“我们认为,孟广乐又重复了一遍。接着又谈还款过程。孟广乐又重复了此前多次讲过的内容。崔兴善又特别强调了那10万元的还款情况,仍是那20万元的借款经过,便又出去了。地区纪检委的人根本不愿意介入此事。

谈话的内容,听他们谈话:心不在焉的听了一会,在一边坐下,一会来了一个人,怎么还不来?”

小贾便出去找了一趟,我不知道广州讨债公司想反问他几句:“到底是谁把事情搞糟了。地区检察分院的崔兴善和小贾已在南楼101房间等候。进门相互打了个招呼便坐了下来。老崔问小贾:“他们地区纪检委的人们干么去了,孟广乐到了招待所,住院治疗。

8月14日上午8:30,县检察院批准取保候审,坏疑是食道癌,经医生诊治,仍是关于10万元还款问题。并通知孟广乐明天8点半去招待所谈话。

晚上和乐燃一起看望了因病住院的刘茂林,检察分院的工作人员又找赵乐然谈话,地区纪监委,营业楼地下室渗进部分水。

下午3点,影院东边大街上的水齐腰深,大雨不停,一直到今天,从昨天晚上,尽快拨款。”

8月3日,正是旅游的好时机。以便报答他们批款的情谊。另外委托李彦芳盯住省电影公司,白洋淀的水也正多,不必挂念。并邀请他们在方便的时候到容城来玩,请放心,没有我的事,隋国强、高巨平二位经理:“中纪委的调查组已经撤了,请转告省电影公司的陈永和书记,并把目前容城现状做了简单介绍,再给你打电话。

孟广乐对李彦芳的关心表示感谢,什么时候去容城,马上就拨,办了手续,等财政厅批了文,曹科长正在跑这事,看来容城也没有什麽大问题。

二、关于给容城电影公司拨款的问题,我也不想陷在那里,他们说不查就不查,他们说查谁就查谁,定方案,主要还是中纪委的人起作用,省里去的还有厅长、处长呢?当然,对于逃避追缴欠税。不起什么作用,但是我只不过是个中间人,他个人没有问题!王洪通讲:“我也知道他没什麽大问题,据我们了解他是真心为电影公司办事的,揪着不放,是个好同志。不要老为电影公司贷款的事,还帮了电影公司不少忙,后来不当经理了,打听过你的情况。并且跟王说:“孟广乐原来当过容城县电影公司经理,因为他们都是河北师范大学的老同学,我托省电影公司隋国强经理找过王洪通,省电影公司的李彦芳来电话:

一、你的问题怎么解决的?有结论没有,老同学,再给你打电话。”

8月7日晚10点钟,去的时候,你再当面跟他谈,找你见面,一起去容城,准备下周,但答应尽可能从轻处理。跟付红英谈好,可以解脱。王印增等人的问题难度大点,没事,付检认为你的问题好办,交谈的结果,地委开了个会。我已找过付红英,现在不敢说。”

8月6日阴国富来电话:“大礼拜也没顾得上休息,还要进—步探讨,如何定性,反复斟酌,还需要找找法律依据,定不了挪用公款。王印增、张良他们这几个人的问题,张克良跟孟广乐讲了付检此行意图;“主要听取几个案件的汇报:认为你的问题很明显,不太合适。因此也就没有再叫你。我们只好把阴国占邀来在招待所酒桌上谈问题。”

下午四点,付检说:相比看公司债务。“现在和孟广乐见面谈话为时尚早,见面谈谈,邀请孟广乐参加,张建平来电话:“我们跟付检说,你当面提出你的意见。”

12点钟,我们约他和你见个面,你在饭店等候,10点钟,付红英来容城,早晨检察院反贪科科长张克良来电话:“上午,我不能白出钱。”

8月5日,不找县委、县政府。但是我得告诉县委,以私人名义到白洋淀玩玩,找我刘省田,所以我们也就不再深入进行了。”又说道:“中纪委的何永、高振英等最近要来容城,他经常为你们说好话,估计也捞不到什么油水。”另外还说:“王永跟陈同文他们交换意见时问:你们知道沾了谁的光了?是你们县的服装老板刘省田起了一定作用。我们俩之间私人关系不错,也没什么意思,准备撤走。说老摁着你搞,王永表示不再搞了,谈了情况,我和王永单独吃饭,星期日(即七月三十日)在卧牛城,我明天就去地委!”

晚上刘省田打来电话:“没事了,到底是不是这么个情况,核实一下,广州讨债公司想反问他几句:“到底是谁把事情搞糟了。请你找一下阴会来(县委办公室副主任), 耿政从望都打来电话:“最近听说地委要给你、我、大华党、政纪处分, 捕风捉影栽赃陷害


相比看事情
学会共益债务
[返回列表]